诗画之中有清凉——古人消暑诗画赏析
作者:  李笙清 发布时间:  2018/07/11 浏览次数:  1146 来源:  

   炎炎夏日,溽暑难耐。在古代,人们虽没有空调、电扇,但也不乏很多独特的消暑方式。这在一些古画及题画诗中多有体现,且充满了情趣。
  山间是消暑的好去处,于是,山水便成了一些画家的素材。清早期昆山画家龚贤擅画山水, 《挂壁飞泉图》是他的代表作。这幅画中,有崇山峻岭、参天古木、挂壁飞泉、楼阁茅屋,还有作者的一首自题诗: “挂壁飞泉同夜夜,夜光来处四窗虚。山中满地白云湿,不是楼台不可居。”仔细品读,诗意紧扣画意,描绘出山间适宜盛夏居住的特殊环境,让人感到几分清凉。
  比龚贤小5岁的“黄山画派”领袖、诗人梅清,曾画过一幅《白龙潭图》。画中,一道瀑布飞流直下,几棵松树掩映在瀑布的上面。画上还有梅清的一首题诗: “苍松翠壁瀑声奇,六月来游暑不知。仙子真踪无处觅,白龙潭上立多时。” 诗画结合,道出了黄山的美景,也表达出画家在黄山深处消暑的惬意。
  近水的地方比较凉快,水边的亭台楼阁便成为消暑的好去处。清初画坛“六大家”之一王翚的《水阁延凉图》,描绘出了画家在水上阁楼消暑的场景。该画中,阁楼建于山间溪流畔,绿树环绕,画家还题诗云: “绿树团荫散晚凉,水扉开处看鸳鸯。坐来独爱南风起,分得荷花茉莉香。”那种闲适安逸跃然之上,观之,清凉自生、意趣无限。
  古人喜欢在房前屋后多植修竹,不仅消暑,也增加了几分清雅。明代画家仇英有一幅 《竹梧消夏图》,将古人于竹林之中闲谈、桐荫之下纳凉的幽雅闲适之态刻画得淋漓尽致。明代南京画家陈芹也爱画竹, 在他的《修篁文石图》 上,有一首自题诗,道出了古人在夏日水边竹林中的石床小寐的舒爽惬意: “水上修篁碧玉枝,含烟浥露映涟漪。石床睡觉啼禽罢,正是清风到枕时。”丝丝清风穿枝拂叶,禽鸟啁啾石床梦醒,竹林疏凉暑气全无,这样的体验让人心生向往。
  夏日荷花盛开, 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的诗意荷塘,也是古人消暑觅凉的好去处。清初画家、诗人恽寿平特别喜爱荷花,55岁那年夏天,恽寿平在酷热难耐之下,创作了一幅《夏荷图》,并在上面题诗一首: “如有熏风起研池,鲜霞犹护半坡枝。露湿红衣散金粉,微香残夜纳凉时。”画中有红花绿叶,诗中有香气氤氲、露湿红衣,仔细品赏,视觉、嗅觉、触觉都被调动起来,充满诗意的荷塘不仅让人消去了满身的暑热,连心灵似乎都得到了净化。
  古人的种种消暑纳凉之法,透过诗意渲染于画轴之中, 既诠释了画意,又增添了情趣。炎夏之时吟诗赏画,犹如清风拂面、甘露入口,让人凉意顿生、回味无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