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——让文字在声音里沉醉
作者:  闫晶 发布时间:  2019/01/04 浏览次数:  4035 来源:  

   “你听过‘蒋勋说宋词’吗?他的声音真是太迷人了,我现在一有空就戴上耳机听蒋勋的有声书,解放了双手和眼睛,还让心灵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放松和享受,你也应该试试!”作为一名“品书”版的编辑,从心理上我是有些排斥有声读物的,不仅自己不用,也不推荐孩子用,我总觉的读书时想象出的画面与通过声音表达的情绪,中间隔了好几家新华书店的距离。但是身边用听书软件的人多了,我也有些跃跃欲试,没想到用起来颇有些一发而不可收的架势……

  有声阅读初体验

  第一次听书是在一个冬日下午,正准备给家人做晚饭,突然想起来友人推荐的“蒋勋说宋词”,在手机上倒腾了几分钟,我便开始了生平第一次听书的体验。我记得那一次听的是免费章节,关于李煜。手机放在一边,声音调到最大,手里淘着米,火上炖着汤,耳朵里听着李煜的故事,脑袋里懵懵的,不知道是在思考李煜的一生还是在琢磨锅里是不是该再加点盐?反正一个章节听完了,饭也做好了,什么事情都不耽误,却多读了一个章节的书。

  那次之后,我不再排斥听有声书了,的确,有些书不适合仅仅用来听,那需要用心地体会和记忆;但有相当一部分书是适合用来做有声读物的,而且“朗读者”大多数是“名嘴”或者电台主持人,情绪饱满,字正腔圆,每一篇文章经过他们的理解和润色,听起来的确更有想象的空间。最近央视“朗读者”节目大热,但因为工作或者琐事,播出的时候并不能完整地看完,所幸的是“朗读者”在听书软件上上线,可以随时点播,戴着耳机静静地在夜里听也好,边干其他事情边随手打开手机听也好,随着手机里播出的声音,进入到每一篇美文故事里,我想,这可能是文学最直观的滋养。

  儿童听书正在流行

  正在成长起来的新一代阅读者是传统阅读模式最大的挑战者,简而言之,就是儿童更容易被听书软件“俘获”。现在的孩子,最早接触到的阅读工具大概就是各种早教机或者点读笔,这些“玩具”中自带的故事或者古诗词,应该就是孩子们听书的启蒙者。如今,不少年轻父母不但自己闲暇时听玄幻、言情小说,回到家也会播放“有声童话”哄孩子。记者在多家听书网站看到,站内排名榜上,少儿故事书、网络文学、传统评书相声三分天下。对于儿童听书这件事来说,有些家长和老师是不提倡的,他们认为讲故事其实是亲子教育,父母的声音、对孩子的抚摸,让孩子更有安全感,家长以为电子童话能创造出吐字标准、内容丰富的语境,其实是没营养的快餐教育,顶多当零食,不能当主食。有些家长认为孩子通过有声阅读能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文学知识,规范字词发音,培养阅读兴趣,何乐而不为?其实,一件事情总会有它的正反面,有声阅读看似解放了家长的眼睛和嘴巴,其实是对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要想利用好这些东西,家长们就应该根据孩子的性格和年龄特征,有针对性地选择读物,并在他们收听时进行一些必要的启发、提问和讲解。如果听书和讲故事相结合,取长补短,大概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  听书类APP成移动阅读新宠

  据相关资料显示,我国的有声书最早可以追溯到1994年,早期因为以广播、光盘等为载体,时空受到局限,有声书阅读并未大范围流行。直到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兴起普及,2012年国内第一家移动有声阅读类APP懒人听书诞生,随后喜马拉雅FM、酷听听书等同类APP如雨后春笋,有声阅读这一阅读方式才逐渐为大众知晓并接受。

  经过数年的高速发展,移动有声阅读行业已相对成熟。懒人听书、喜马拉雅FM、蜻蜓FM等几家行业巨头的用户量均超亿,且增长速度十分可观。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《中国有声阅读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6》中的相关数据显示:2015年1月与2016年1月听书类APP的活跃用户同比增长率涨幅明显,如懒人听书的用户增长率高达85.5%。寻访周遭听书用户,最热门的听书软件有“懒人听书”“喜马拉雅FM”“苹果听书神器”“氧气听书”等,所涉猎的内容比较广泛,可选的免费内容比较多,所以更受用户优待。